95后:第一份工作上午入职,下午离职。

来源:青创校招 作者:青创校招 浏览:140 时间:2018/10/30 11:50:12

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太有性格了。


实习生小仙女在群里和我们唠嗑,说有个和她同一批次校招进公司的男孩,入职不到一个月就毅然决然地裸辞了。


小仙女所在的公司虽比不上一线巨头,但也算是电商中的佼佼者,当初校招一路过关斩将,争抢到 Offer 并不容易。


果然莫欺职场少年郎,校招求职时的他们有多争取,转身离开时他们就能有多义无反顾。不像我喊了一年的辞职都没离开的狗胆。


以往更多的时候,我们都在催促着你校招时马不停蹄地往前跑,好似拿下了Offer年轻的焦虑迷茫也就能随之告一段落了。


但事实上,不管当时拿下的 Offer 是将就的还是心仪的,签了工作之后的人生,才将开启真正的探索阶段。


我们来聊一聊几位同学的第一份工作。校招求职那时心头的“白月光”,是否已经变成“饭黏子”?

上午入职下午辞职

我成了丢盔弃甲的“逃兵”

— 假装厉害的95后肉丝


校招时签下的 Offer 算不得好也说不上差,是在一家初具规模的猎头公司做猎头。



宣讲会上公司说的愿景很宏大,但当入职那天坐在电话前,我才知道现实很琐碎。


我的工作和《猎场》里同为猎头的胡歌完全不一样,他的工作和身价千万的人吃饭聊天,谈笑风生间就是百万大项目。


而我要做的,是打电话,给各个公司的前台打电话,编各种理由让她们帮我接通目标候选人的办公室电话。


带我的姐姐告诉我,想办法找到合适的候选人是猎头最基础的能力,公司给你的资源毕竟有限,想要拿到高额的提成,就必须学会主动找人。

我拿着电话一脸懵,低着头半天不知如何下手,姐姐循循善诱,告诉我可以先从网上找到公司留下的前台电话,再想办法让接电话的人帮我转接给候选人。


“可是我该跟她说什么她才会帮我转接?”我小声地问。


“你可以说你是送快递的,或者说你是某个合作公司的项目对接人,如果她还是不帮你接通,你甚至可以恶狠狠地诘问她是否负得起让领导错过这通电话的责任,这样他们多半会给你接通的。”带我的小姐姐循循善诱。


我点了点头,深呼吸一口气后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打通了第一个电话。


那边的嘟嘟声刚响起我就紧张得挂断了电话,最长的那通电话,也只在对方不耐烦地让我说明来意后慌不择路地挂了电话。


一早上都“颗粒无收”。我很窘迫,放不下面子打带谎言的电话;也很沮丧,自己原本连这样小的事情都无法搞定。


中午吃过饭我悄悄背起包包,飞也似地逃走了。


给回家的路上,我给HR小姐姐发了条短信说自己不合适以后就快速关了机,生怕她给我打过来问询的电话。


我连逃跑都逃得丢盔弃甲。

入职的第3个月

我在国外哭着提了离职

— 看不懂自己的小红


双非学校出身的我,其实对在校招时幸运拿下的大央企Offer很满意。


尽管在签下Offer之前我就知道,获得这个高薪、好福利 Offer 的代价,是在未来合同期的5年内,我都必须去往那荒凉的非洲。


9月份还在公司总部培训、等待分配项目的时候,碰巧和一位刚从非洲回国来休假的学姐同住了一个星期。


她问我怕不怕,对即将要去的非洲和一年才能回一次家的孤独?


我笑着说没什么好怕的,去非洲本就是计划内的事情。莫了还兴高采烈地问她:“学姐你帮我看看呢,我准备的东西够不够?”


她望了我一眼,告诉我东西不用准备太多,做好心理准备就行了。


我不以为然,心理暗下决心:“你能出去赚 15w /年的薪资,我又有什么不可以?不就是条件差一些嘛,我也不是娇惯大的!”


一个星期后,我被安排去了喀麦隆的水电站项目。

颠簸了二十多个小时后,终于抵达了只有板房的项目部,囫囵一觉醒来后我就因为过敏整张脸都肿了。


透过半眯着的眼睛,我看见隔壁房间门口坐着一个面色铁青、整个人都丢了魂似的小伙子,把我从机场接到项目部的老叔告诉我:“小伙子得了打摆子(疟疾),挂了许久的药也不见好。”


这里没有干净可信赖的医院却有各种可预知不可预知的疾病,这里和家里有着黑白不同的时差,这里没有我熟悉的朋友也没有舒服的房间,我原本预设好了条件会分外艰苦,只是没想到落差会有这么大。


项目部的所有人都像被困在孤岛的弃民,气氛总是安静得有些沉重。


出国后来到这的第5天,我哭着和领导提了辞职回国的申请。

一年之后

我走得义无反顾

— 创业中的小马哥


我的专业是我们学校的“王牌专业”,我也很努力,是这个王牌专业里每年都拿奖学金的那一挂。


所以毕业那年,中字头的施工单位我几乎可以挑着签。但我很清楚,去工地熬并不是我想要的职场生活,我的目标是要进国内最好的房地产公司之一。

所以尽管同学室友几乎都签了工作,我依旧奔波在跑宣讲、去面试的路上。


求职的过程比室友们艰难百倍,现场递简历、群面、单面、即兴演讲,签施工单位半个小时就能搞定的 Offer 过程在这里被放大成了一个星期。


总有人问我:“听说你毁了X局的三方,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单位啊。这么好的单位你不去,你还在挣扎什么?”


既然只能在毕业时迈向一个地方,我当然要去心里那座金碧辉煌的殿堂啊!

很顺利地,我拿下了位于房地产第一矩阵的一家上市公司的 Offer。


我原以为我会按照计划里的规划,在这座我曾无比向往的城堡里,构建属于自己的理想国。


但事实上,现实职场教给我的第一课,就是如何将在大学时自己不着边际的职场憧憬和规划打得稀烂!


这个当时我很满意、花了许多努力才争取到的 Offer,在我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认识、看清了社会所存在的机遇和挑战后,让我失望无比。


五百强、房地产巨头、高薪资......当初校招时我所看重的,原来并不是真正适合我的,也全然不是我想要的。


熬过了最初的一年之后,我还是离职了,走得义无反顾,从最基础的销售人员做起,去了我真正喜欢的行业。




校招签下的 Offer 还不是可以让你从此高枕无忧的“免死金牌”,毕业那时你的一心向往也许也是某些身处其中之人的后悔。


所以,你大可不必慌慌张张,也别因为被钟意的公司拒之门外就垂头丧气,命运的转折点还会有许多,这一步混乱里也或许藏着更适合你的好方向。


能在人生的每一刻、每一个选择前,都有无愧于心的努力和底气,就已经是一种成功!